一头合一尾中特|白小姐一肖一尾中特平

海峽相望66個春秋 九旬老人為愛堅守終團圓

2019年04月18日 07:51:00來源:中國臺灣網

  中國臺灣網4月18日連云港訊 跨越這灣淺淺的海峽,這位港城老人用了66年……只為刻骨銘心的愛。近日,連云港《蒼梧晚報》用頭版頭條揭開了一段塵封多年的往事,一段因戰爭、因歷史而顯得愈發絢麗的愛情故事。 

  1947年,因為戰爭,他踏上了去往海峽對岸的輪船。他的愛人,帶著剛滿周歲的兒子,開始了漫長的守候,終生沒有改嫁;海峽對岸的他,也因為一直惦念著遠在大陸的妻子和兒子,選擇了孤獨和刻骨銘心的思念。 

  時光荏苒,66年過去,年逾九旬的他,終于跨過海峽,回到了闊別許久的故鄉,重新牽起了愛人宋雅林那雙已如枯藤般的雙手,發誓此生再也不會分開…… 

  戰爭,讓他們一別就是半個世紀 

  今年97歲高齡的王育才,耳朵有點聾,牙齒也基本沒有了,可精神矍鑠,思維清晰,語言表達到位。相偕在旁的宋雅林,面色紅潤,臉上寫滿溫和慈祥。 

  王育才老家在灌南新安鎮南頭,老煙草局院內。院內一棵400多年的白果樹,是他對家最深的印象。22歲那年,他結識了宋雅林,兩個人恩愛有加,發誓要白頭偕老。可不久后,他被迫離鄉。那年,他和妻子宋雅林結婚不滿4年,兒子王錦瑜剛滿周歲。1947年12月,解放戰爭爆發,王育才跟隨部隊從新浦上了逃難的船,輾轉到了南京、上海、舟山群島,最后去了臺灣。 

  “我的父母一共生了10個孩子,只成活3個。大姐比我大19歲,二姐比我大15歲,我是老幺。”回憶幼時,王育才不免心酸,“我9歲那年,父親不幸去世,在大伯的照顧下,我17歲時考上一所師范。”可就在他要外出讀書時,因為不舍,母親哭了一天一夜,十分孝順的他實在不愿母親傷心,只好跪在母親面前,表示不再遠行,永遠留在家中照顧她。可是,誰能想到,此后他會離開生養他的故土,一走就是大半輩子。 

  離開了母親、妻兒,王育才開始了如浮萍般的生活—剛到臺灣時運氣還不錯,下船就遇到好心人,把他安排在農會工作,但收入并不高,只勉強夠生活;后來,他開過飯店,做過小吃,最后到一家綜合商店工作。由于回家的執念,在臺灣他從未置業,也再未婚娶。其實當時的王育才一表人才,樂觀開朗,是不少女性追求的對象,可他始終堅信,妻子宋雅林一定在家里等他…… 

  而在海峽對岸的新安鎮,宋雅林———這位中國傳統女性,也不顧戰火紛飛和世事滄桑,用一生的守候來踐行最初的承諾。丈夫走時她才22歲,但她心無雜念,一面照顧年邁的婆婆,一面撫育年幼的兒子。在兩間矮小的破草屋里,她一心一意操持家務,有一口好吃的,省給婆婆和兒子,自己常常餓肚子去上工。在特殊歷史時期,她還要替丈夫背上反革命的黑鍋……“缺吃少穿都不怕,只怕被別人瞧不起,被別人從后邊吐唾沫是最難受的。”思緒涌來,宋雅林不免淚濕眼眶:那時,就盼著丈夫早點回來…… 

  遠在海峽對面的王育才也是度日如年。他回憶,“那時,最怕就是過年,每逢過年。孤零零一人身在臺灣的我,就會跑到住處附近的海邊大哭一場。”當時,臺灣和大陸還不能公開通信,寫信只能從日本、香港才能郵出。到了1986年,一位鄰居收到從臺灣發來的信,上面有一句話,說王育才還活著。那一夜,宋雅林基本沒睡,想著丈夫在臺灣怎么生活,過得好不好,誰給他做飯,洗衣服,輾轉反側,徹夜未眠…… 

  歸鄉探親,滿腹詩文讀來句句淚流 

  在臺灣,王育才也是個多才多藝之人,不僅愛好文學,還愛好運動。58歲時,他參加踢毽比賽,花樣多種,使得觀眾眼花繚亂,獲得全臺灣省第一名,還上了報紙,在當時非常轟動。這份剪報老人非常珍惜,至今保存完好。看著報紙上老人的身影,英俊瀟灑,十分醒目。可是,這些收獲,并不能紓解他思鄉的情緒…… 

  “臥居一榻夜深沉,手捧家書勝傳真。思親惟有空著夢,怕聽鄰人喚兒聲。”王育才通過別人的信件,得知家中一切都好,徹夜無眠,想母親、想妻子、想兒子、想自己的兩個姐姐,也想象著故鄉的模樣……他難耐激動的心情,寫下了一首又一首詩,以此寄托思念。后來兩岸形成共識,可以書信往來,他在妻子60歲過壽時,寫了一封信:親愛的瑜兒媽媽,今年是我倆結婚40周年,而你我生活在一起還不到4年,所以一直飽嘗著歡少悲多的滋味。而你卻能做到,媳代子孝,兼父責,你在我心目中是一個標準式的賢妻良母,我自知虧欠你許多,時到今日,也無可奈何…… 

  后來,家中添了重孫子,他看到報喜家信,老淚縱橫,又賦詞一首:傾聽瑜兒報家音,家中添人又添丁。頓享四代同堂福,他鄉做起老太爺。 

  為了能和海峽彼岸多聯系,王育才不僅參加同鄉會,還參加海州文獻編輯工作,義務勞動,沒有薪酬。1988年,他終于夢想成真,第一次坐飛機飛到香港,又轉道南京回連。看到大陸的變化,他心潮起伏,恨不得一步踏入家中,他又寫詩表達自己的心情:回憶兒初哭,他鄉獨自悲,問我思鄉誰,時間八字推。 

  “母親啊,兒子回來了,你在哪里啊!我真想你們……”回到闊別已久的家鄉,早已物是人非,曾經發誓陪在身前的老母,早已駕鶴西去。他情不自禁地抽泣起來,釋放了自己壓抑已久的情感———從1947年12月離開家鄉,再返回故鄉時,他已是66歲的老人了。而老伴宋雅林,也從當初的妙齡少婦,變得白發蒼蒼。 

  在家53天,親戚、朋友、同學,個個對他關心備至,看到家鄉的變化,難舍難分的親情,他當時真不想走了。在采訪中,老人十分興奮,娓娓道來,如數家珍。他在家鄉的幾十天里,兩次悄悄走到白果樹下,想到幾十年漂泊海外,親人的離去,同學的離開,家里的變遷,許多往事歷歷在目,兒時的情景似夢般依稀,母愛的溫暖永遠難忘記…… 

  回鄉夙愿終于實現,五世同堂盡享天倫 

  見到白果樹,想起了童年的伙伴、家里的親人,王育才一刻也不想離開。可由于當時政策不允許,他只好含淚告別妻兒,重返臺灣。此后,他的思鄉之情不減反增。回鄉一次需要6萬臺幣,因為囊中羞澀只好放棄。也是自那時起,他覺得有責任為家中的妻兒做些什么。他開始拼命地掙錢寄回家中,給兒子在家里蓋了三間磚瓦房。 

  人生的再度轉折,發生在2013年12月———因為政策改變,王育才得以收拾好行囊,離開了寄居66年的臺灣,回到他朝思暮想的家鄉,與妻小五世同堂共享天倫。“回來這幾年,兒子、媳婦、孫子都對我特別好,端茶倒水從不厭煩。”王育才滿心歡喜地夸贊。為了適應大陸環境,他自費訂了當地報紙,每日讀報是他最大的快樂。從今年開始,由于眼睛看字吃力,所以沒有再讀報紙,但是電視節目《海峽兩岸》成了每日必看節目,他希望在有生之年,能看到臺灣回到祖國的懷抱。 

  返鄉后,王育才真正享受到家庭的溫暖,更為妻兒補償了那遲到了66年的關愛。去年,宋雅林的腿不小心摔壞了,王育才對她照顧有加,一日三餐端飯送到嘴邊;晚上夫妻倆并頭而臥,生活非常有規律。雖然兩人已是97歲和95歲的高齡,但都是唇色紅潤,精神飽滿樂觀,有時會在下午的時候一起出去散散步。 

  “我感謝黨、感謝政府,沒想到闊別家鄉66年還能和家人團聚,回來后享受政府的多方照顧、現在過年過節有關部門還上門看望我,給我發紅包,這樣幸福的日子,我還沒有過夠,我一定要照顧好老伴,也照顧好我自己,把失去的歲月彌補回來。衷心祝福祖國更加繁榮富強!”說這些時,王育才緊緊地攥著宋雅林的手,久久不愿松開。(連云港市臺辦)

[責任編輯:陳從干]

相關內容

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

關于我們|本網動態|轉載申請|聯系我們|版權聲明|法律顧問|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86-10-53610172

一头合一尾中特 牛牛看4张牌抢庄 广东时时开奖 即时比分足球赛比分直播 炸金花安卓版 百易智能投注系统 玄机三肖主六码 苏州皇家国际是浑场吗 皇家国际这个平台是假的吗 二八杠游戏论坛 双色球今晚必出一注